黄色抖

   一夏哄好了老太太,从病房出来时正好明一山过来。

   宋老太太出事,明一山出力不少,一夏一开始很感动也很欣慰。只是此时,看到他她眼神冰冷,只问:“一山,你妈呢?”

   “她没过来。”明一山回答。

   明一山面对一夏时,眼神语态跟以前也不一样了。以前他觉得明一夏跟自己一样,是一个追随着,不用想别的,只需要追随着大哥就好。

   但突然大哥死了,他生前居然把总裁之位就给了明一夏。一夜之间明一夏以另一个形象出现在公司,出现在自己面前,明一山看这个堂姐的眼神自然就变得复杂。

   “我去看看你妈,她在家吧!”一夏淡淡的说。

   “在家……”明一山突然有种不好预感,不会是妈又做了什么不靠谱的事情吧!

   “走吧,你坐我的车,王大姐开车。”一夏说着走在前面。

   明一山心一沉,上车后他问:“三姐,是不是我妈做了不靠谱的事情。”

   一夏淡淡看了一山,不再说话。

   明一山现在看三姐,她神情冰冷,看着她的侧脸只觉得她越来越像大哥了,说话说一半留一半,让人越来越看不透。

   到了明一山家,于丽丽正在招呼她的富太太们打麻将,当明一夏出现时,于丽丽傻愣了一下。要知道,明一夏已经很多年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姑娘是要铲雪吗?

   “妈,三姐有话跟你说。”一山对母亲使了使眼色。

   “我正赢着钱呢?一夏,你先坐会儿啊!”于丽丽说。

   “没关系,我等着。”一夏坐在旁边,姿态安然自在。

   于丽丽的牌搭子个个都认识明一夏,也知道她现在的身份,但明一夏往那一坐,那些牌搭子哪里有心情再继续打牌,个个起身纷纷告辞。

   于丽丽对明一夏意见很有大,心里是各种不满,看到明一夏也没好脸色。现在她一来,她那些牌搭子个个怕的什么似的走了,更让她心里不痛快。

   等人都走了,于丽丽便说:“一夏,你找我做什么?”

   “二婶,你日子过的很潇洒呀,一天天的做做美容,有空去法国买买东西,心情好约着牌搭子打打麻将。你这生活,可真让人羡慕呀!”一夏说着走到麻将桌前,漂亮修长的手指翻动了麻将。

   “你想说什么?”于丽丽被明一夏这样弄的心里毛毛的,现在的明一夏一个眼神就让人心惊胆颤。

   “我只问你一个问题,你是不是打过电话给我外婆?”

   一夏说着轻轻翻下一个麻将,“答”的一声麻将敲在桌上,于丽丽身体不由自主的颤了一下。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于丽丽神情变得紧张,不过直视明一夏的眼神。

   “二审,我对你其实没啥期待。我跟我二叔感情还算不错,他在监狱里坐牢,一山要工作平时陪你的时间也很短。你喜欢消遣,喜欢花钱,没问题,我让你花,明家暂时还有这个钱供你花销玩乐。”一夏说着缓缓走到于丽丽在面前,“但是你敢在家人面前乱嚼舌根,伤害我最在乎的人,我就不会容忍你。”

   “明一夏,你放肆,你别以为你大哥死了,你现在是环宇总裁,你就得瑟了,敢这样在我面前说话。说到底,我可是你的长罪。”于丽丽被明一夏吓了一跳,立即大声说话掩饰心里的慌张。

   “三姐,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明一山也被明一夏的神色吓着了,忙到明一夏身边问道。

   “没有误会。”明一夏说着拿出一个录音笔,录音笔里响起了于丽丽的声音。

   “老太太,我是于丽丽呀!”

   “您最近身体好吧!我打电话给你是想给你问好,你外孙女现在可是环宇的总裁,你得保重身体?”

   “一夏怎么会当上总裁?难道你不知道近来发生的事情吗?”

   “原来您不知道啊!是这样的,明懿出读啊坐的飞机爆炸了,人没能回来一夏就成了环宇的总裁。前些日子说是找回了他的一些遗物,连遗体都没找到。唉,这事儿也挺让人伤心的,您也别难过啊!”

   “ 我打电话是想跟你说,你劝劝一夏吧,她这做了环宇总裁之后,连我这个婶婶都不放眼里了,一个女孩子家的一个人把持着公司,这不好啊!”

   听到这里,明一山都变了脸色,他震惊的看着母亲,万没想到母亲会打电话给宋老太太。难怪她一听到老太太住院,一定要跟着去看看。

   “这个录音,是我让人调到了电信公司的通讯记录。”一夏关上录音笔,“在我外婆病发的前两个小时,你给她打的电话。”

   听到这个录音时,她恨不得撕了于丽丽这个贱人。但她忍着,她有太多事情要处理,她必须一件件来。

   “怎么,我是好心关心老太太,我也没想到你外婆会突然出事。”于丽丽听着录音非常心虚,“你现在无法无天没人管你,我找个可以管你的人怎么了!”

   于丽丽说完这话,一夏拿起一个麻将扔在于丽丽的脚边,黄色抖只差一公分就会砸在于丽丽。她脸色阴寒,狠狠的瞪着于丽丽。

   “明一夏,你什么态度!”于丽丽大怒,“我是你婶婶,请你拿出你的尊重来,难不成你还敢打我不成?”

   “尊重?”明一夏冷笑一声,“打你,我不想脏了我的手白费我的力气。”一夏说着,看到桌面一杯水,她拿起水直接泼在于丽丽脸上。

   这一泼,明一山都看呆了。他妈素来不讨人喜欢,态度也很嚣张。但是大哥对她素来都是忍容尊重的,绝不会像明一夏这样说话这么不客气,居然还动手。

   “这就是你可以得到的尊重。”一夏逼近于丽丽,“我告诉你,你现在优渥的生活,你可以嚣张的说话,你可以在富太太活的如鱼得水,是明家人给你的,也是明家在容忍你。可是你忘了,我明一夏素来最不能忍人,小心你的好日子到头。”

   “三姐……”明一山受不得有人这么对自己的母亲,凑过来要说话。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