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阴视屏

  挑了个周末天,樊篱带着潘润登门拜访了。

  时值夏季,正是一年内最热的时候。

  贺家大宅却是异常清凉。

  绿树成荫,绿地环绕,泉水清凉。

  不管是哪个角落,都是盛夏消热的好去处。

  也难怪贺老夫人和贺国祥尤沁月死活不让沈柒带着贺沈洲回景华庄园,从环境上来讲,贺家大宅确实是好太多。

  景华庄园是有中央空调不假,可是再好的中央空调依然不及最自然的天然氧吧和大气候调节。

  对于宝宝来说,这才是最好的。

  沈柒在树荫下带着贺沈洲乘凉,沈禾跟施然在花园里抓蝴蝶,一群佣人们老远的跟着,生怕他们有个闪失。

  樊篱带着潘润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个画面。

  潘润看的一阵眼热。

  那也是她最最向往的生活啊!

   清纯少女梳辫子手拿四叶草清新美图

  有一个温馨的家,有一个爱的人,自己为爱的人生一群孩子……

  然而这样的梦想,如今看来,只是奢望。

  难怪世人都羡慕沈柒,她真的是拥有了这个世界上无数人都无法企及的东西。

  “小七。”樊篱远远的就跟沈柒打招呼,潘润也赶紧跟沈柒打招呼:“贺少奶奶好。”

  沈柒微笑着抬头,说道:“你们来了。快坐,这边是不是凉快多了?”

  樊篱跟沈柒熟稔,直接就坐在了沈柒的旁边,抬手接过佣人递过来的消毒毛巾,认真擦了手指之后,才抱了抱孩子。

  潘润局促的坐在樊篱的一边,微笑着说道:“看到你现在的样子,就想到了一个成语,岁月静好。”

  沈柒顿时笑了,说道:“是啊,为了岁月静好这四个字,付出了不知道多少努力呢。”

  沈柒转头看着樊篱说道:“你可算是回来了,这次出去美人在侧,玩疯了吧?公司简直都乱了套了,你的员工都跑到s.a诉苦去了。”

  樊篱打了个哈哈,说道:“他们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啊,回去扣他们奖金。斗阴视屏”

  沈柒也知道他只是说着玩,也没多说什么。

  看到潘润左顾右盼一直都在看周围的风景,就开口说道:“要不要去参观一下?潘小姐?”

  “可以吗?”潘润惊喜的问道。

  沈柒转头对佣人说道:“去陪伴潘小姐四处走走看看。不要走太远了,一会儿就开饭了。”

  “是,少奶奶。”佣人马上转身邀请潘润:“潘小姐,这边请。”

  潘润兴高采烈的跟着佣人离开了。

  “真是个聪明的女孩子。”沈柒笑着看着潘润的背影说道:“她知道我有话要单独跟你说,所以才故意表现出对这里感兴趣的样子,然后给足了我面子,也保护了自己的面子。。”

  “你也觉得她很聪明?”樊篱笑着说道:“我也是这样觉得。跟她相处起来,一点都不觉得累。”

  “是啊,聪明人,都喜欢的。”沈柒点头说道:“尤其是她的成长经历,跟大部分的影后不尽相同。她可以说是从人堆里爬出来的影后,真心的不容易。哎,对了,樊篱,你跟她的关系,到底是怎么个回事?网上现在铺天盖地的全部都是你们俩的cp。结果,你们俩个男女主角都不出来解释也不出来澄清。是默认了吗?”

  “小七,你觉得她适合我妈?”樊篱再次问出了这个问题。

  沈柒想了想,说道:“其实,还真是蛮适合你的。足够聪明、成熟、不作、上进。小家子气的女孩子,确实不适合你。”

  樊篱嘴角翘了翘:“你都说适合了,那就是一定很适合。”

  沈柒说道:“感情的事情,又不是别人说了算的。”

  “别人说了不算,你说了就一定算。”樊篱笑呵呵的说道。

  沈柒又问道:“那你如果跟潘润在一起的话,打算怎么跟她解释你人工受孕的那个孩子?毕竟,那也是一个生命。”

  樊篱抓抓头顶:“这个,以后再说吧。你帮我多考察考察她,我相信你。”

  “好,我帮你问问她的心思。”沈柒点头说道:“据我观察,潘润应该是喜欢你的。否则的话,她不会陪着你在外面浪那么久。她可是新上任的影后,一大堆的通告等着她呢。结果呢?丢下工作不管,专门陪着你,这不是有好感是什么?”

  樊篱没有再解释。

  到了吃饭的时候,潘润跟着佣人回来了。

  她兴奋的脸蛋都通红,忍不住说道:“这才是真正的美景。我以前走过的景区,太商业化了,完全没有半分家的气息。我今天可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美了。”

  沈柒微笑:“以后可以常来。”

  潘润的眼前瞬间放光了一下,随即笑着说道:“真是荣幸之至。”

  吃完了午饭,樊篱着急回公司,先走一步,潘润留下来继续陪着沈柒看孩子。

  潘润的确是个聪明的女孩子。

  她已经猜到了她此行的目的。

  是沈柒要见她,所以樊篱才会带她来这里吃饭。

  否则,没有沈柒的允许,樊篱怎么可能带外人进这个大门呢?

  沈柒在席间没有问的问题,那么就一定会在饭后问。

  所以樊篱走的时候,潘润非常聪明的借口想再多玩一会儿,谢绝了樊篱送她回去的提议。

  这样,再次保全了所有人的颜面。

  都说聪明的女孩子,人人都喜欢。

  沈柒也不例外的。

  像潘润这么聪明的女孩子,真是格外的招人喜欢。

  就算是她被生活逼迫的学会了圆滑和世故,可是谁又不是呢?

  沈柒将已经睡着的贺沈洲交给了育婴师,拍拍施然和沈禾的肩膀说道:“去练习画画吧。”

  施然跟沈禾应了一声,一起转身跑开了。

  现在这里就只有沈柒跟潘润了。

  潘润一声不吭,等待沈柒的询问。

  沈柒并没有直接开口问什么,只是浅浅淡淡的说道:“你看我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其实啊,我跟逸宁真的是经历了太多太多。我们以前也是分分合合,吵吵闹闹。不过,打不散的爱情,才是爱情。离不开的夫妻,才是伴侣。”

  “是。”潘润恭恭敬敬的回答。

  不敢有任何的异议。

  “潘小姐,我可以问问,你为什么一直单身吗?”沈柒开口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