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的淫梦

  小雪貂一会儿摇头,一会儿点头,弄的风九幽直接懵了,完全不明白它这是什么意思。不过,她也并没有特别的着急,毕竟小雪貂不是人,不会开口说话,她着急也没有用。而在没有弄清楚它是什么意思前她也不敢冒然行动,明星的淫梦要不然被人发现是小,伤了西灵瑞那才是大。

  静静的看着它,等它用爪子比划完,仔细的琢磨了一会儿再结合它从前的一些举动。风九幽凝眉想了片刻说:“你是说你知道他在哪儿,但是进不去,对吗?”

  话音未落小雪貂的眼睛就瞬间亮了,猛地点头说不出的兴奋,吱吱乱叫仿佛在说:对,对,对,你猜对了!

  知道小雪貂的本事,也知道它一定能找到西灵瑞,风九幽奖赏似的摸了摸它的头。然后低声言道:“没关系,你只要带我过去就好,我有办法进去。”

  语毕,她弯腰把小雪貂放到了地上。

  原本以为它会跑的,会带着她去的,那想到它蹲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两只眼睛直直的盯着风九幽背后,然后抬起前爪指向了那椅子背后的一堵墙。

  心中疑惑,风九幽寻着它指的方向望去,见是立在身后的墙,她迈步向前走了过去。先是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仔仔细细的观察了一遍,再是伸手敲了敲墙面,当听到咚咚的空响声时,她知道这墙的背后有密室。

  怕西灵瑞就在这墙后,风九幽不敢冒然动用灵力直接把墙给推倒或者是打烂,以致于敲打了两下墙面后她就退回到了原地。左右上下全部瞧一遍,当发现那堵墙的最顶上开着一朵大大的牡丹时,她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头。

  往后退仔细看,那牡丹开的甚好,颜色也特别的鲜艳,铺在墙面上足有蒲团那么大。说实话她从来还没有见过这么大的牡丹花,而且水灵灵的就好像是长在墙上一样。

  不过这殿中之花本就十分奇怪,透着一股妖异的感觉,风九幽也并未多想,发现花中间的一片叶子下有块黑不黑紫不紫的东西,她纵身一跃就准备上去。觉得那十有八九就是打开这堵墙的机关按钮,想飞上去确认一下,如果是真的那就赶紧打开,以免再耽误下去。

  脚尖踮起正要运功,可谁知小雪貂在这个时候竟然咬住了她的裙摆,而且拼命的用力往后拽,把她往后拖。

  风九幽以为小雪貂感觉到了危险不想让她上去,蹲下身再次将它抱起,伸手摸了摸光滑如布的皮毛,安抚有些焦躁和急切的它说:“别担心,我的功力已经恢复,即便是暗器也不会有事。我已经知道小瑞就在这墙后,你不用再跟着我。这样,你先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等我救出小瑞,我们就回去。”

   杏眼圆脸冬季少女室内温暖风格写真

  说话间,风九幽从袖子中拿出了一个瓷瓶,倒出一粒小雪貂最喜欢吃的清灵丸就送到了它的嘴边。

  对于危险的感知能力,动物要比人强,再加上小雪貂是活了千年的灵兽,更是非同一般。不过,它真的贪吃,也对风九幽所制的那些药毫无抵抗之力,以致于张嘴伸出小舌头一卷就啊呜啊呜的咽到了肚子里。

  清灵丸乃是取清灵草的汁液所制,有灵力在里面,再加上风九幽在制药的过程中又放了一些其它的珍贵药材。小雪貂吃了以后十分受用,浑身上下都觉得暖暖的很舒服。

  这要是从前小雪貂吃了清灵丸后肯定就溜溜的跑了,可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它非但没有走,还猛的一窜就离开了地面。然后旋转、跳跃,啪的一声就重重的朝着那牡丹花的中间抓了下去。

  雪貂灵敏,反应极其迅速,仅仅只是伸出爪子挠了一下就马上离开了。而就在这时那牡丹花败了,一条通体紫色的蛇出现了,昂着头,吐着猩红的信子,然后转动自己的身体一圈圈的散开了。

  原来刚刚风九幽所看到的根本就不是什么牡丹花,而是一条紫色盘踞在此伪装成花的蛇。

  通体紫色带花的蛇很大,身子也很粗,就在它一圈圈伸展着自己的身体时,小雪貂原先指的那堵墙真的动了。

  进门不久风九幽就觉得这里很不对劲,那股腥臭之味也甚是熟悉,但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有蛇在这里。而且还不止是一条,她看到紫色的蛇后就马上朝柱子上望去。只见刚刚还是争奇斗艳百花吐蕊的场面瞬间就成了一个蛇窝。

  花红柳绿颜色各异,大小不一,参差不齐,一条条相互缠绕形成一大团,相互勾结着,交错着,看的她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胃中翻滚,顿觉恶心,风九幽在往后退的同时也瞬间明白了小雪貂为什么刚刚会拉住她。这要是她刚刚飞了上去,然后用手启动按钮,那么紫色的蛇肯定会咬住她,并且一定不会放开。

  小雪貂聪明早就看出了这一切,只是它口不能言,比划来,比划去,风九幽也没有明白。为了护主它只有自己跳上去,不过好在它的速度很快,要不然那紫色的蛇不但会咬住它还会缠住它。

  随着盘踞在墙上的蛇一圈圈的散开,那堵墙慢慢的向右移了过去。立时,一个洞口出现了,而随即西灵瑞也出现了。

  他不像初次见到自己时那般欢喜雀跃,也不像是偶而任性时发脾气,更不像小孩子一样对自己撒娇。他呆呆的坐在那里,双眼无神,仿佛失了魂魄,又仿佛被人控制住了心神。

  无悲无喜,无痛无伤,更无只字片语,风九幽看着呆若木鸡宛若灵魂出窍的他,心中一紧,莫名的感到害怕。抬步向前有些不敢确定,想着面前的人会不会是别人假扮的,风九幽神情戒备的轻唤了一声道:“小瑞?”

  洞内的西灵瑞没有说话,面无表情无动于衷,甚至就连眼皮子也不曾抬一下。

  柱子上相互缠绕的蛇不知是被小雪貂的跑动给惊醒了,还是被风九幽的轻唤声给打扰了,它们纷纷昂起头看向风九幽。并且未看多久就蠕动着从柱子上爬了下来。